如果您喜欢本站,请使用 CTRL+D 键加入收藏,方便下次访问。
现在的位置:首页 > 美剧资讯 > 文章正文

《双峰》:只有大卫·林奇,对得起神剧两字!

发布时间:2017-05-31 18:13 / 责任编辑:鹏同志 / 给我留言

时隔27年,终于重启,再次由大卫·林奇操刀。开播后,释出两集,而这两集也在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中放

最近,抢尽无数风头的绝对是这部神剧《双峰》。时隔27年,终于重启,再次由大卫·林奇操刀。开播后,释出两集,而这两集也在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中放映。放映后获得全场五分钟起立鼓掌喝彩,这是世界上最著名电影节首次为电视剧重启而举行的盛典。据说,这次全场起立鼓掌为本届电影节上时间最长的一次。

 

大卫·林奇凭《我心狂野》在1990年获得金棕榈大奖,但说实话这是大卫·林奇较为平庸,当然也最好看懂的一部影片。2001年《穆赫兰道》获得最佳导演奖,2002年他担任主竞赛单元主席。此次带着剧回归,可见戛纳对他和《双峰》的礼遇。

不仅评论家们拍手叫好,“民间”口碑也炸裂。目前,豆瓣评分9.0分,IMBb上9.4。坦白说,这个系列可以归为看不懂但还是非常着迷系列,对大卫·林奇的智商碾压,心服口服。


一、“25年后,会再见的”

实力诠释自己挖的坑,几十年后还是要填回来。《双峰》在第二季末尾,留下的一句二十五年后再见,作为第三季的开场,尽管迟到了两年。1990年首播时,《双峰》以3460万的观剧人次创下了当时的收视神话。

第一季短短八集,大卫·林奇和搭档弗罗斯逼着ABC续订了22集的第二季。但由于谜团过于玄乎,观众表示强烈不满,ABC逼着林奇早早交出“凶手”。可以说,第二季,他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主控权。一气之下,有了自己执导的电影版《双峰镇:与火同行》,这是剧集的前传。

第三季前两集,其实哪怕作为独立电影,也豪不逊色。唯一不同,双峰镇的居民们被岁月摧残了面容。在第二季结尾,探员库珀在追逐杀手鲍勃的时候,跌入了象征生与死之间的空白地带红房间,里面困着一个侏儒和偶尔出现的劳拉,很难说清库伯是失踪了还是困在自己的梦中。开播后,红房间仍是重要场景,库伯从红房间里得到释放。

二、怪诞美学下的故事

第三季的新场景,是双峰镇外的纽约。一名年轻男人看守莫名装置,一个美艳的女子多次想进去密室。镜头在密室中缓慢切换,镜头推拉间给观众营造出恐怖和紧张感,这种感觉有点接近库布里克《太空漫游》中的黑石碑,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也不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

紧接着,两人在装置前大胆亲热,这时神秘事物出现了,并把两人肢解,没留下任何痕迹。此处要提的是,大卫·林奇很好把控了相隔25年场景和画面的平衡。原版本身视觉风格是怀旧的,有强烈的50年代的感觉,加上双峰镇本身近乎与世隔绝的特性,在新一季中老掉的人、包括有点像油烟机出口的神秘装置,“五毛”特效...这些都是对前作的平衡;而警局更加先进、有外卖服务、枪炮酒吧有现代乐队演出,这是对现代感的平衡。

前两集中,死了四个人。有人说《双峰》节奏缓慢,但这种慢是在镜头运动,每个画面都带着上帝般的凝视,但不代表故事拖沓...不管是纽约两个年轻人被杀死,还是惨死在公寓的露丝、或者校长夫妇迅速变脸,其老婆在家遭枪杀...都非常的凶猛,甚至出其不意。在前三级中库伯以三个形象出现:困于红房间的西装库伯、长发凶残的库伯、发福招妓的道吉...

而这三个人在不同地方也可能存在于不同时间维度里,但他们竟然通过“神秘通道”,红房间里的库伯从插线空里像一阵黑烟被放出来了...变成了道吉。这个过程特别梦境化,当库珀回到人间,其他两个他开始死亡和消失...然后重返后的库伯或将面临“我是谁、我从哪来、我将去哪”的哲学叩问。

身体置换,大卫·林奇早就玩过多次。在《橡皮头》和《妖夜荒踪》中他就玩过身体置换,这种被困住或者置换的感觉有点像小说《卡夫卡》。在前四集中,我们还看到很多莫名的场景,有些或许与剧情不太相关,但就如同做梦一样,无法解释的同时为整部剧的氛围起着重要作用。 

三、难以解读的大卫·林奇

大卫林奇的影片被认为是最难猜透又最具吸引力的电影之一,其作品主题常涉及性与死亡,比如《双峰》第三季里在性爱中被谋杀的两个年轻肉体;还有《蓝丝绒》中性爱是对主人公的施虐表现;《我心狂野》里性爱对应的是人性自由。通过镜头把性和死亡紧紧联系在一起。

梦,是他作品的主要呈现形式。《双峰》一片中库伯与梦境想通并获得灵感;《穆兰赫道》的故事大部分是在梦境中进行;而最挑战人视觉极限的《橡皮头》,更是无法解释到底是梦还是现实。色彩上较为大胆,常用色是充满欲望的红色。如 《双峰》中探员多次进入梦境中的红色小屋;《我心狂野》中红色成为该影片的主色调,这里红色是狂野的象征,露拉母亲用口红涂红双手和满脸的镜头正是该片红色象征作用的高峰所在。

从目前出的四集来看:熟悉的开场配乐,剧名字幕的出现,吱吱如梦境或带有科幻感的声响、神秘的装置,高速滚动的黑白相间地面、带着无限欲望的红丝绒、长相古怪甚至有残缺的演员...如同幽灵般的存在,现实或者虚幻,大卫·林奇从来不给出答案,更多的是让剧迷去感受,看的过程如同观看装置艺术,在这过程中需要把自己的经验融入剧中,特别是做梦的经验。无法理解梦境,就无法理解大卫林奇的作品。一起继续追继续被大卫·林奇碾压智商吧!